秀色学院

作者:鬼之左手

2009/03/21发表於:春满四合院

***********************************

初来乍到,发个原创文,如有不妥,请斑竹删除。

***********************************

这一日

,风和日

丽,秋高气爽。s高中的田径场上喊声震天。这天,s中正 在开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

「我们班会拿第一的!」、「我们才会拿第一!」一群女孩子在叽叽喳喳的 争吵着什么。原来即将开始的是高中组的男子接力赛跑,而高三6班和高三7班 的实力最为强劲,都有可能会夺冠。

「你们?怎么可能!」说话的是7班的王洁,她是7班女孩子的主心骨,她 有这1米68的身材,修长而又雪白的玉腿,乳房丰满而又坚挺。

「对啊!你们班的那帮废物怎么可能跑得过我们的「野兽」?」7班的李可 说。李可也是一个美女,双腿纤细而修长,皮肤白净,腰身也十分的纤细,甚至 可以说有点偏瘦,可是却有着一对出人意料的巨乳。

「是啊!是啊!」7班的女孩子们附和道。

李可说的「野兽」是7班的张成,他在国家级的短跑比赛中拿过大奖,不过 因为不想从事体育运动,所以回到了高中,准备考取大学。

「是吗?我看未必。」6班的班长周晶晶冷笑一声道:「野兽是强,可是你 别忘记了,接力赛跑不是靠个人实力的,而是靠分工合作的。我们虽然没有「野 兽」,可是我们有配合无间的四人组。野兽虽强,但双拳难敌四手。」

「哼,就你们?」王洁鼻子里喷出一口气:「下辈子吧!」

「敢不敢打个赌?」周晶晶用鄙夷的眼光看着王洁。

「什么赌?」7班的女孩刘樱插嘴。

「赌哪个班赢。」周晶晶顿了顿:「如果我们没有得到第一,我就是你们今 天晚上庆功宴上的主菜。如果你们输了嘛……」

「我就是你们的母狗!」刘樱自信地说道。

时间回到两天前。晚上7点张副校长家。张副校长和秦校长似乎在等待着什 么,突然门铃响了,张副打开门,是一个月以前新招收的体育老师晓洁。

「小洁来啦?我们都饿死了,快准备准备吧!卫生间在那。」秦校长说道。

晓洁点点头,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晓洁又出来,不过原来清爽的t恤和 牛仔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雪白的长腿、丰满的乳房、 樱桃般的乳头、光滑平坦的小腹、玉一般光滑无毛的身体。

「你阴部怎么没有毛啊?」张副突然指着晓洁的下身问。

「我……我处理掉了。」尽管事先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晓洁在男人面前裸 露身体还是很害羞。

「全剃了?那可以不用我们动手了。」秦校长笑道。

「不,是用拔的……我怕毛根留在里面影响口感……」晓洁脸更红了。

「是么?来,让我看看。」张副一脸惊奇,一手揽住晓洁的臀部把她拉了过 来,一手抬起她的一条腿,把少女的私处暴露在面前。「嗯,果然没有青色的毛 根……嗯?你是处女?」在张副面前的,是少女娇嫩晶莹的阴部,还有——处女 膜。

「别看了,我饿死了。」不等晓洁回答,秦校长插嘴问:「晓洁,你是a还 是b?」

「毕业的时候我拿到了a级认证……」晓洁红着脸说。

「不愧是名牌女子体育大学啊,那快开始吧!」张副高兴的说。

其实所谓的女子体育大学,在民间的说法就是肉畜学院,但与真正肉畜学院 不同的是,女子体育大学的学生是完全的自然人——都是美人,而且是按照真正 的体育人才来培养的,毕业后也可以自由寻找工作。只不过没人会真正用这些美 女大学生来教书或者什么,基本都是用来食用,所以随时可以被食用这一条出现 在所有的体育女子大学的毕业生的工作和约上。有的女孩子是因为某些原因而选 择的女子体育大学,而更多的是想被宰杀食用。

晓洁拿起一个烧烤喷灯,那是用平时化学实验室的酒精喷灯改装的,专门用 於获得a级许可的女性自我烹调用的。晓洁跪在餐桌前,将喷灯放在桌面上,调 整好角度身体前倾,把手放到背后,将乳房伸进喷灯火焰中。

火焰灼烧着乳房,晓洁的脸却是平静的,因为获得a级许可的女性,或者说 肉畜,是不会因为疼痛而叫出声的,但是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还是把疼痛一览无 遗地表现出来。

然后晓洁又烧烤了自己的阴部和大腿内侧的肉。因为只有张秦两人,所以晓 洁在晚饭后呆在了张副校长家的肉畜笼里,一直被吃了三天才被丢弃。就在她的 头被丢进垃圾堆里的时候,神志还是清醒的,直到一只老鼠结束了她的生命……

「请各位运动员就位!」广播员喊道。接力赛跑,即将开始……

「预备……跑!」

随着一声枪响,跑道上的人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高三6班的和高三7班的 运动员最为努力,花了吃奶劲在冲刺,因为他们都很明白,他们是为了自己的晚 餐——丰盛的大餐。

在第一圈结束的时候,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差距已经很明显。6班的张非速度 不同凡响,落下了7班的王友将近六米,而王友距离第三名,又有将近十米。比 赛继续进行,第二圈的时候,6班依然领先,7班作为第二名,已经落后了将近 十米。

「哈哈!今天晚上有肉吃了。」周晶晶笑着拍着手,转过头对紧紧拽着自己 衣角的刘樱说,昂着头,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等会我先用那边系横幅的绳子牵 着你环校一周,让别人看看你的母狗德行。」

「你!小人得志,我们不会输的。」这时,站在一边的李可走了出来,红着 脸,对周晶晶吼着。李可转过身手环住紧张得不知所措的刘樱:「别理他。」说 着,白了周晶晶一眼:「要相信野兽给我们带来丰盛的大餐!」

「嗯!」刘樱稍微放松了一点,毕竟有野兽在嘛,然后她和7班的同学一起 为本班的运动员喊起了加油。

比赛已经白热化,第三圈结束的时候,似乎已成定局,第一名的6班已经落 下第二名将近二十米,而此时6班的女生们已经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怎么羞辱刘 樱和晚上怎么处理这只肉畜。

有时候,比失败更恐怖的是落井下石,就在三、四棒交接的时候,7班的武 举竟然摔了一跤,等到第四棒野兽把接力棒拿到手的时候,7班已经从第二落到 第三,落后第一名将近五十米。6班一阵欢呼,因为他们的第四棒是接力四人组 中速度最快的一个,如此之大的优势基本已经可以确定晚上的主菜是刘樱了。

相比6班的欢呼雀跃,7班那却是鸦雀无声,大家都同情地看着刘樱,刘樱 甚至已经开始轻轻的抽泣起来。然而所谓奇迹,就是在不可能中创造可能,乔丹 能在最后十七秒大逆转,野兽也能。只见野兽一声怒吼,如看见猎物的豹子一般 冲出去,企图追上6班的王星。

距离在一点一点的拉进,观众的欢呼也渐渐小了,大家都紧张的看着王星和 野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二十米,十五米,十米,五米……就在终点前的一百 米冲刺上,野兽和王星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五米。

5,4,3,2,1,0!冲啦冲啦冲啦,王星和野兽同时冲线。他们不是 一个人在战斗,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的前面有这晚上的大餐,他们的后面有着 如花似玉的女人,在那一颗,太空船灵魂附体,这个下午,註定属於……呃……

貌似没有冠军。

6班和7班的女生们突然一下沉默。一切的结果都有被预料,但一切被预料 的结果都不是最终的结果,王星和野兽竟然同时冲线。

「如果不是掉棒,胜利的肯定是我们。」李可对7班的同学说,眼睛却斜着 6班众人。

「哼!尽管平局很不爽,但是你们也没有赢。」周晶晶听出了李可的指桑骂 槐,反击道。但此时她心跳加速,还好7班掉了棒。

「算你们运气好!」7班。

「什么运气好,是实力,你们还有国家级运动员呢!」6班。

「敢不敢再比?」7班。

「比就比!比什么?」6班。

「铁人三项!」7班。

「好!」6班。

这天晚上放学后,s高中后山的开阔地上,6班和7班的人全部到齐。6班 35女7男。7班34女10男。

所谓「铁人三项」,并非是体育中的体育三项,而是s高中独有的一种比赛 专案。这种专案极其残酷,一般进行铁人三项的,都是生死决斗,决斗的结果, 就是丧失人的权力,成为肉畜。

双方面对面的站着,剑拔弩张。

「a,b,c,哪个三项?」6班的周晶晶站了出来,看着对面的7班。

「a如何?」李可也站了出来:「各选一个人出来比试,赌注是另外的十五 个,参赛的必须是女生。」

「a?」6班开始议论纷纷,周晶晶也开始犹豫了。abc三项中,a是难 度最高的,所以一般来说赌注也很高。a的三项分别是黄金圣水,兽交,针刺。

「怎么了,必胜的6班,不敢了么?」李可面带嘲讽:「胆小鬼们,我方由 我参加铁人三项。」说完,眼睛一直看着她的老敌人,周晶晶。

「我……」周晶晶犹豫着。

「不敢的话,就算你们输了,胆小鬼。」李可。

望着后面一言不发的同学,周晶晶咬了咬牙:「我来。可是哪里有……黄金 圣水,哪里有……狗……」周晶晶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个不用你担心,先说说比赛流程。」李可显得很轻松:「首先,先脱光 身上的衣服,然后用爬的爬到后山那个公厕里去。刚才上来之前我仔细看了看, 那个公厕已经好久没有打扫了,连地面上都是大便。爬过去,把地面上和厕所坑 里的大便吃完,包括厕纸,卫生巾就算了。大便我算过,大概两边分佈的都差不 多,到时候看谁吃得乾净就算谁赢,当然每班可以出三个人来现拉。」

看着脸色越来越差的周晶晶,李可心里暗爽:「吃完后,爬下山,门卫室那 有两条大狼狗,刚好处於发情期,我和门卫说好了,他们只要能在一边观看就允 许。爬到以后引诱狼狗和你交配,如果不成功就算失败,如果我们都成功了,就 比谁先让狼狗射出来。最后爬回这里。」

说到这,李可停了一下,拿出两个钩子,继续说:「这两个钩子将会放到树 上,自己把自己的奶子挂在这上面,然后用各用七根针从两只脚底刺进去,用竹 签刺进手指头里,最后再用皮鞭抽,由对方的男同学来做,看谁先叫出来,如果 都没叫出来,看谁先掉下来。」

听完李可的话,周晶晶脸都煞白了,这即使胜利了,也是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啊!

「输的肉畜,自然不能再吃再用,直接用来喂门卫室的狗。以后都关在门卫 室里,狗狗想交配的时候就和牠们交配,肚子饿的时候呢,就做牠们的食物。怎 么样?」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可做了个很俏皮的鬼脸:「如果你们愿意认输 的话,我们可以不用比,但以后见到我们都要鞠躬。」

「不要逼人太甚。」六班的刘凤站出来:「我们不怕你们,是吧?班长。」

说完转过眼看着周晶晶。

「嗯……是!」望着全班同学的目光,周晶晶略微迟疑便挺起胸膛答应了。

铁人比赛开始了,周晶晶和李可都各自脱光了衣服,在月光下,周晶晶恰到 好处丰满的乳房,李可大而不垂的乳房,两人修长的大腿,没有赘肉的小腹还是 让在场的人都惊讶了一把,特别是男生,尽管这是个盛产美女的时代,周晶晶和 李可的身材都算上品。事实上,s中的女孩子大多都是上品,她们的出身不同, 但相同的是,都是美女。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虽然月光很明亮,但是还是不足以看清楚李可的阴部,但从一趴下到地上开 始爬的时候,周晶晶就知道自己输了。李可趴在地上,脚腕拓屈(就是绷直脚尖 啦),和小腿成一条直线,膝盖着地,双手轻轻握拳,手和腿在爬的时候,落点 都在一条直线上。

最迷人的是,李可爬的时候是用小腿爬的,没有用脚掌的力量,她的力量虽 然都支持在膝盖上,却给人感觉是用这个小腿在爬行,向前爬的小腿和脚掌构成 的直线和身体的中线重合,只在脚尖处稍微偏开,另一边则与小腿平行。明显的 训练有素,这怎么是周晶晶这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所能比的啊!

「不公平!」6班的王星站出来说,他看出了问题:「你做过性奴。」他指 着李可。

「做过又怎样?比赛的时候又没说我这种情况不能参加。」李可。

「你……」王星一下说不出话来。事实上,李可是做过性奴,还是高一的那 年,有受虐倾向的李可做了一个中年乞丐的性奴,而那个乞丐原来是个富翁,深 谙此道。(这是一个小坑,广告时间,敬请期待……)

她们慢慢地爬着,李可在前,周晶晶在后,身边跟着一大群同学。

「羞死人了……」周晶晶心里想,突然想起以前在网路上看过的一篇小说, 说的是一条女犬在大街上赤身裸体的爬着,被人围观。虽然今天自己不是在光天 化日

的大街上爬,却身边也有这熟人看着自己这副摸样,下身不自主地发生了生 理反应。随着二女的爬行,两班男同学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很快就到了厕所,令周晶晶意外的是,厕所髒得离谱,有的粪坑中的粪便已 经冒出了粪坑。因为是山上没有水沖,所以很多人就直接在地面上大便、小便。

「一共四个粪坑,我们以粪坑中间的那条线为界,各自负责一半,时间为半 个小时。」李可趴在粪坑门口:「怕你说不公平,你先选。」

周晶晶看了看,发现厕所里面的稍微乾净,因为厕所很髒,所以来这里的人 都喜欢在门口就解决了,所以靠里面的比靠外面的乾净不少。

「里面的。」周晶晶。周晶晶慢慢爬了进去,才一进厕所们,一股混合着粪 臭和尿臊的混合气味冲击着她的鼻子,尿中的氨气熏得她的眼睛有点睁不开。才 爬几步,手上和脚上已经被大便沾满。冷了的大便有的硬硬的,有的黏黏的,又 噁心又难受。

「那好,找个人计时吧!」李可对已经进到里面的周晶晶说。

比赛开始了,李可看着满地的大便,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低下头就去舔面前 的大便。她先将身边散落的大便用舌头推成一堆,堆成高高的小山,然后对这粪 便形成的小山大口的咬下去。她慢慢咀嚼着,好像很陶醉。

反观周晶晶这边,周晶晶已经被臭气熏得有些反胃,只是拿舌头轻轻触了一 下,冰凉的苦味直冲大脑,让周晶晶一阵剧烈反胃,把晚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 出来。

那边的李可听见周晶晶反胃的呕吐声,抬起头望向周晶晶,略微一楞,微笑 着向周晶晶爬去。周晶晶的呕吐物带着一股酸气,和前面的粪便混在一起,带着 一股异样的味道。

李可爬过去也不说话,对着周晶晶一笑,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嘴巴看起来 很乾净,大便都吞了),低下头,嘴巴成o形,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下,点一点将 周晶晶吐出来的呕吐物中的液体吸进嘴里,然后一口一口将混合着大便的呕吐物 吃进肚子里,最后还将地面舔乾净。

周晶晶楞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就在周晶晶楞的时候,李可已经爬回了属 於她的「领地」,爬进一个粪坑,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着里面的积粪。

「靠!」最先从震惊中清醒的是6班的男生刘水风,「贱母狗!」他骂道, 掩着鼻子走到李可的「领地」,裤腰带一解,当着两班的人开始大便。

此时的李可已经停止了对粪坑中大便的饕餮,爬出来,刘水风拉一点,她就 吃一点,最后刘水风拉不出的时候,她还想给刘水风舔屁眼,吓得刘水风屁股也 没擦就跳了起来。6班的张武拉肚子,拉出的是黄色的稀粪,李可也照单全收, 同时阻止了要到对面大便的本班男同学。

「加油啊!班长!」众人看见这种情况,纷纷叫起来。

周晶晶听着喊声,看着李可,一咬牙,闭上眼,咬了前面的大便一口,直接 吞下了肚子,这一吞差点又让自己吐出来。吃了几口,一阵剧烈的反胃又将吃的 吐了出来。李可看见,依然爬过来,将周晶晶吐出来的大便吃了进去。

半小时很快就到了,李可吃得肚子有点微微鼓了起来,脸上带着满足和胜利 的表情。周晶晶却在一边哭泣,作为娇娇女的她,何时受到如此待遇。虽然两边 都没清理乾净,但是胜负已经明显。6班的同学看着7班的欢呼,默默地看着他 们的班长。

「接下来,吃饱了,改做运动了。」李可让众人安静下来,爬到周晶晶面前 带着微笑说。

当周晶晶和李可爬过众人的面前的时候,两班的同学纷纷掩鼻,开始躲避。

周晶晶的心里突然感觉到一阵阵悲哀。她原来是班上的核心,众人瞩目的焦 点,如今这么做也是为了班上的同学和班级的荣誉,他们怎么能这样?周晶晶想 到这里,鼻子一酸,眼泪滴了下来。

此时,李可突然回过头,看着在轻声哭泣的周晶晶,微微一笑:「这样去门 卫室也不好,身上有股味道。不如我们先去洗洗吧!山腰那有个水龙头,是平时 用来浇花的。」说完,也不等周晶晶回答,迳自向下面爬去。

到了半山腰,众人停了下来,李可歪脑袋看看看众人,转头向自己班的同学 眉头轻皱:「人家现在是狗狗,没办法给自己洗澡,怎么办?」把可怜的求助眼 光投向几班的男生。

「尤物啊!尤物!」两班男生的心里不约而同的感歎道。平时看起来那么活 泼可爱纯洁的李可竟然那么的……呃,淫荡。李可的目光看向了班上的第一帅哥 张荣德。

「啊?别看我,我是来打酱油的。」张荣德。

「嗯,我要去做俯卧撑……」某男生。

不是大家脑袋都秀逗了,平时吃不到的果子,今天可以肆意妄为的便宜事都 不去做,而是李可身上的味道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靠!婆婆妈妈的,我来。」说话的是7班的王星。王星说完,迳自走向李 可,而李可也妩媚地看着他。王星用手抓住李可的头发,用力一把拖过来,打开 浇花的水管,一点一点沖着李可的身体。有力的水柱打着李可的身体,李可享受 般的半闭着眼睛,当水柱打到小穴的时候,甚至不自主的呻吟出来。这一叫不要 紧,在场男生的分身都同时向李可敬礼。

「这也行?」王星喃喃自语,水柱主攻方向却换向李可的奶子,丰满的乳房 在重力的作用下好看的垂着,被水柱打得一晃一晃的,李可更是娇声连连。正沖 着,王星突然看见旁边地上有个刷马桶的刷子,便抄起刷子朝李可身上刷去,刷 子刷过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道红晕,和李可白皙的皮肤配在一起,很是好看。

「啊!」突然听见李可娇喘一声,众人定睛一看,原来王星将刷子插进了李 可的阴道内。王星快速地抽动着刷子,刷子的硬毛刮着李可柔嫩的阴道内壁,李 可却是享受的呻吟着。

「啊!」突然李可一声尖叫,身体软倒在地,身上的肌肉收缩着。而此时王 星的刷子还插在阴道内,刷柄拿在手里,这使瘫在地上的李可屁股高高翘起,插 着刷子的粉红的阴道口被撑开,一张一合的——李可高潮了!

不一会,王星就把李可洗刷乾净了。洁白的月光,带着潮红的白皙皮肤,眼 睛半闭的娇美脸庞,滴着水的尖尖的下巴、乳尖,从缎子般肌肤上滚下的水珠, 让在场男生的阴茎极度充血,硬得发痛,而有几个身体较差的更是立马打响了礼 炮。

「你也洗洗吧!」等了一下,从性欲中回过神来的李可转过来对周晶晶说。

周晶晶楞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今天这场比赛,深深的挫伤了周晶晶内心的高傲。周晶晶已经习惯了爬行, 迳自爬到了水龙头前,跪在地上自己给自己洗了起来。李可也没有阻止,只是让 大家静静地看着周晶晶,嘴角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月光下,美人入浴,却带着另外一种宁静。看着这场景,男生们的阴茎慢慢 软了起来。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幕,周晶晶如出浴的洛神,宁静、安详,让大家不 敢亵渎。

清洗完毕,两人向学校的门卫室爬去,后面照例跟着一大群「尾巴」。当她 们两人爬进门卫室里时,两个门卫虽然已经事先知道了要发生的事情,却还是被 眼前的美景冲击得鼻血四溅。

两具雪白的女体一丝不挂的在地上爬行,一具羞涩,一具魅惑,门卫室的灯 光很亮,女体的细节看得一清二楚。周晶晶紧闭的娇嫩的处女之地,李可略带黑 色的微张的大阴唇,可以看见粉红色的小阴唇和阴道口,阴部圆润的形状又让一 部份男生包括两位门卫礼炮开花。

爬进门卫室以后,李可首先停了下来。李可不愧是接受过调教的性奴,连女 犬站立的姿势也十分标准:两手半握拳,并在一起放在地上,上臂把双乳挤向中 间,肘伸直,两腿微微打开成三十五度角,恰好吧整个阴部和菊门暴露出来。

相比起来周晶晶就羞涩很多,双手的确是并拢的,但却不是为了诱惑而放, 却是为了用小臂掩盖着乳房,却有种别样的诱惑。双腿紧闭,但是阴部还是顽皮 地从两腿之间露了出来。

「喏,看前面。」李可偏过头,对周晶晶努了努嘴。周晶晶看着前面,门卫 室里栓着两条大狼狗,锋利的狗牙让周晶晶不寒而栗。

「时间一小时,开始吧!」李可也不和周晶晶废话,迳自爬向了最大的那一 条。周晶晶看见李可选了大的那一条,心里好像有一块石头落地一般,慢慢地爬 向那条小一点的。

李可爬向那条大狼狗,嘴角带着微笑。李可选的那条大狼狗是她在事先换过 的,是一条经过训练的狗,训练的项目,就是和女人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而换狗的代价就是, 李可用舌头把两个门卫的脚给里里外外清理了一遍。

李可爬到大狼狗旁边,大狼狗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白色的女体,牠伸过鼻子 闻了闻,是一种熟悉的味道。李可用脑袋轻轻蹭了蹭狼狗的身子,爬到牠身后, 伸出小巧可爱的舌头舔上了狼狗的阴茎,就像小女孩舔雪糕一样。她还是保持了 女犬站立的姿势,双手微曲,这让她的屁股更加翘起,下身完全暴露在众人的眼 前,一清二楚。

李可接着将慢慢勃起的狗茎含进了嘴里,吮吸起来。学校多少男生梦想的一 幕竟然给一条狗得到了,可惜现在已经过了12点,学校的同学大部份都已经休 息,生生错过一场人兽大战,但同时也给他们的心脏减轻了负担。

李可舔着舔着,狼狗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突然李可感觉到嘴巴一空,狼 狗脱开了她的舔舐,转到了她身后,前爪扑上她雪白的身体,狗茎狠狠地插进了 李可的阴道。

「嗯……」李可轻吟一声,顺从地趴下,手肘着地,让狼狗的前爪能够落到 地上,方便牠用力抽插。果然,狼狗的前爪刚一落地,狗茎就在李可的阴道内做 起了高频的活塞运动,高速的活塞运动让李可娇喘连连。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边的周晶晶却不知所措。毕竟周晶晶和李可不一样, 她还是个处女,而且周晶晶想学李可去舔狗茎的时候,却不小心舔到狗的肛门。

不到半小时,李可顺利地让狼狗射了出来,她和狗的生殖器连接处流下了白 色的液体。

胜负已分,6班输了。按照事先的约定,6班有十五个女孩子将成为7班的 肉畜。

「最后一场不用比了,你的身体也不会被损害,你也不用去做狗粮了,做我 的奴隶吧!」李可此时的周晶晶还能说什么,只能木然地点头。

「今天我已经被大家看见了我的身份,我也不需要伪装了。」说着,李可爬 到帮她拿衣服的同学身边,从衣服里取出了一条带着铭牌的红项圈,「看这个铭 牌。」李可指着铭牌,上面有个大大的t字:「这的确是奴隶的铭牌,但这是特 殊的牌子,戴着这个牌子的,既是主人,也是奴隶,自己的主人是自己。」说完 把项圈戴在自己脖子上。

当时项圈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徵,最低的是低等肉畜,铭牌是绑在麻绳上的, 任意一个人都有权力命令肉畜做任何事情,甚至宰杀。高等一点的食用肉畜是用 红皮项圈和铜牌,只有特定的人才可以宰杀,高等肉畜和奴隶又是另外的装饰。

李可的铭牌大家看都没有看过,但是上面「国家肉畜局」的牌子却显示了其 合法性。

接着,李可好像早有预谋一样掏出另一个牌子递给周晶晶,说:「这个是专 属肉畜牌,戴上后你就属於我的专属肉畜。以后每天照常上学,但是除了牌子和 项圈以外,身上不能有任何东西,包括鞋子也不行。除了上课的时候坐着,其它 时候都得趴着,明白不?」

周末的天香馆人来人往,不时有穿着透明轻纱的女子抬着一个个巨大的盘子 走过,盘子里摆放着数量不等的、姿势各异的被烹调成各种颜色的女体。从她们 为了美观而保存完好的脸庞看来,年龄从16到26岁不等,唯一相同的是她们 都有着绝美的脸庞和完美的身材,即使被煮熟了都没有改变。

天香馆是当地最有名的餐馆,但却不是最豪华的餐馆,和五星级的采月楼完 全不是一个档次,即便是三星级的五香馆都要比天香馆高级上几个档次。但,就 是没有天香馆出名。以天香馆一星级的标准,他们没有资格採购a级的肉畜,而 事实上天香馆连肉畜都很少採购。

天香馆之所以出名,也恰恰在其不採购肉畜上。天香馆一般只做两种生意: 自带肉畜的客人,或者是为客人找肉畜,为肉畜找食客。前一项服务很好理解, 就是客人自带肉畜上馆子,天香馆有专业人士进行处理,好看又好吃,没什么稀 奇,采月楼和五香馆都有做。

最神奇的是后者。因为许多客人不吃腻了专门从小培训的肉畜,希望换换口 味,吃吃良家少女;又有一部份少女因为种种原因,自愿被宰杀。有供有需,天 香馆自然在中间拉起了皮条。加上天香馆的老闆背后有些势力,其他饭店虽然恨 得牙痒痒,但却也没有办法。

苏然走进天香馆的时候,看见一群高中生在她前面走进了天香馆,那群高中 生里有两个女生与众不同,不仅是身材和容貌都让身为女人的苏然嫉妒,更重要 的是在一群穿着得体的学生中间,两名女生除了脚上的凉鞋和脖子上的项圈外, 全身一丝不挂。

「项圈,应该是奴隶吧?」苏然想道,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入手是 滑嫩的肌肤。

苏然是当地一所知名大学的大二学生,两个月以前,她还是一个在大多数人 看来思想正常的女孩。尽管肉畜法已经颁佈了超过三年,但人们还是下意识地认 为自愿被宰杀的女孩子,不是迫不得已,就是心理变态。

两个月以前,苏然上网的时候不小心输错了网址,进入了一家秀色餐馆的主 页,里面香喷喷的女体让苏然霎时间下身洪水氾滥。从此苏然不断地寻找相关资 料,最后在一周前,在天香馆挂牌出售自己。

苏然今天晚上将被屠宰的消息,是今天早上通过手机资讯发到苏然的手机里 的,当时苏然正在上选修课。接到消息的苏然当时立马在教室里脱光了所有的衣 服,带上刚好够的车钱离开了教室,丢下目瞪口呆的教授和教室里的同学。

苏然走在校园里,享受着路上同学和施工民工惊诧的目光,下身的淫水从开 始的只有一点点到最后顺着大腿流到了苏然的靴子上。作为级花的苏然在教室到 车站不算短的二十分钟步行路程上,遇到了她知道的暗恋她的男生,苏然热情地 和他们打招呼、拥抱,简单的告诉他们实情,并让他们摸乳房告别。她甚至在学 校的马路上为一个大胆的暗恋者口交,然后喝下了他的精液和尿液。

「要是那些食客知道我喝了什么,不知道脸上会是什么表情?」苏然坏坏的 想,偷偷的笑着。

一路上,苏然不断地被人视奸,在公车上,甚至有人将手指插进了苏然的小 穴。但是苏然的手一直没有离开头顶的拉手和左边的扶桿. 左手上的学生证打开 着,让人很清楚地看见她的身份资讯。不过脖子上没有任何的装饰,标示着苏然 还是一个人,享受着人的权力。

苏然进到包间以后,发现包间里是十二位民工。苏然家里不缺钱,被屠宰只 是个人爱好,她没有向天香馆要一分钱,相反她希望天香馆低价将她出售给特定 人群,比如说农民工兄弟。

苏然有着丰满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身段,经常锻炼让她的肌肉紧紧 有条,皮肤呈好看的小麦色。裸体出现的她还来不及歇息一口气,就被民工们按 倒在地上,粗壮的阴茎在苏然娇嫩的体内进进出出,粗糙有力的大手在苏然的身 上摩擦着,浓烈的汗酸更是让苏然有种莫名的快感。

她被推倒在地上干的时候,左手依然拿着打开的学生证,这样做,让苏然心 理得到极大的满足——被蹂躏的快感。

苏然最后的处理方式被确定为穿刺烧烤,当腹腔被填料填满的苏然被穿成一 串放在包间里烤的时候,她最后的意识透过简陋包间中的间隙,看见了刚进来时 候看见的那些学生,正围成一桌说点什么。

苏然健美的身体在火上烧烤着,很快她的梦想就要实现,高贵完美身体的存 在是为了成为好看好吃的事物,漂亮好看好吃的食物是为了被一群在她潜意识里 低下的人将她完美的身体分吃乾净,然后变成大便拉出来。她却不知道,真正低 贱的,是谁。

(此处这样描写,绝对没有鄙视农民工兄弟的意思,相反,我很尊敬农民工 兄弟。他们为了我们城市的建设付出了青春和汗水,有的还付出了鲜血的代价。

再次请让我们向农民工同志致敬!)

李可等人进入天香馆,在穿着几乎透明的制服的侍者的引导下,进入了早已 预定好的包间。天香馆的装修相当简陋,天香馆的包厢不像别的餐馆一样是完全 隔绝的,而是用零散的木板将一间大房间分割形成的,包厢与包厢之间完全不隔 音,甚至还有一些缝隙可以从一间包厢窥见另一间包厢。

餐馆的厨房也相当老旧,完全不同於一般的秀色餐馆的现代化。露天的厨房 有着几个大型的砧板,粗糙的水泥地面上血迹依然。横过厨房的铁丝上挂着几串 不知道来源的腊肉,灶台上铺满了洁白的瓷砖,被擦得一尘不染,整个厨房犹如 百年前蓝星上的农家乐的厨房一样,乾净却又简陋。唯有厨房一角,那台被木板 隔离开来的雪铃ⅱ说明了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

这就是天香馆,它大门口一副不是对联的对联透出了天香馆主人的思想:上 联「天地自然,意在返璞归真」,下联「香飘万里,不觉颠倒众生」横批:「天 香馆」。

李可等人在包厢中坐定,恰好透过包厢隔板的间隙看见对面一群农民工对着 一具金黄色的美体大快朵颐,女生们都是面带羞涩,而男生们却有点愤愤不平。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轻轻的敲响。

「进来吧!」赤身裸体的李可说道。

自从比赛以来,李可隐隐成为了7班的领袖,众人为其马首是瞻,丝毫没有 因为其放荡而有丝毫瞧不起她。这次来到餐馆的一共只有十二个人,6班7班的 都有。但除开周晶晶以外,其他三个6班的女孩子显然是今天的主菜。而7班则 来了三男四女,而其他人则等下一次分享另外的肉畜。

门推开了,走进来了一男三女。男的一脸猥琐,挺着个大肚子,上身只穿了 件应该是白色的背心(为什么是应该……因为是在是……太髒了),下身穿着一 条沙滩裤,前面围着围裙,踏着一双拖鞋,头戴高高的白色厨师帽,眼神比容貌 更猥琐。跟在他身后的是三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说不上漂亮,但却相当清秀, 她们仅仅在身前围了一条长围裙,内里一丝不挂,几只可爱的小脚也赤脚踩在地 上。一个少女推着一辆不锈钢的小车,而另外两个少女手里面什么也没有。

那厨师一走进包厢,第一眼就看见了站起来的李可,突然眼睛一亮,快步向 李可走去。还不待众人发话,他一把抓住李可的马尾,把她从座位上拽到了包厢 内的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

那厨师放开李可的马尾,抓起李可的双手,将双手固定到了不知道从哪里抓 来的一副生锈的镣铐里,然后又在包厢的墙壁里摸索了一下,手指头动了一动, 那手铐便向木质的天花板上升去,待到李可的脚恰好离地的时候,手铐停止了上 升。这厨师的动作一气呵成,犹如行云流水,动作之敏捷完全不符合他的身材。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那厨师伸出手去掂了掂李可那饱满的乳房。李可 一对乳房依然坚挺,没有丝毫下垂和变形,但那稍微有点深色的乳头也开始慢慢 地涨大了起来。

「极品啊!极品!」那厨师喃喃自语:「把手吊起来还有那么大。」说罢又 用手在李可的双乳上狠狠地抓了两下,弄得李可痛得呻吟了两声。厨师一只手在 李可前身,一只在她的后背,两只手慢慢地向下抚摸着:「真是好的皮肤啊!用 来做皮衣的内衬真的不错。」

厨师的手一直向下,拂过李可的修长的腿:「美腿啊,用来烹制九转蜜腿的 完美材料啊!雪铃的特殊功能可以用得上了啊!」

当摸到脚踝处的时候,那厨师好像想起什么,两手抓住李可的双腿用力向两 边一分,李可的双腿被他直直地打开,女孩子的私处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厨师的眼 里。即便是赤身裸体的生活了一段时间,即便是在光天化日

下一丝不挂的上课、 坐车,被人指指点点了一段时间,李可的身体也没有完全退去羞耻的感觉,而这 种半强迫的行为更让李可感觉到羞耻的快感,丝丝的淫液从蜜穴中流出。

「可惜啊!可惜。」厨师继续喃喃自语:「怎么就黑了呢?」

尽管这样说着,厨师的手也没有闲着,他将李可的右腿搭在他的右肩上,右 手的食指向李可的蜜穴中插去。「啊……」李可一声呻吟,刚才的羞辱感已经挑 起了她的情欲,此刻有手指插入,李可的蜜穴不断地收缩起来,企图把厨师的手 指吸向阴道的更深处。

「这个……」厨师略一沉吟,将整根手指插进了李可的阴道里,一阵强烈的 收缩紧紧地包裹住了他的手指。他迅速的将食指抽出,同时又将食指和中指同时 插进了李可的阴道,依然是紧紧地包裹着手指,同时带来李可的一声娇喘。

三根、四根、五根……最后厨师整个粗糙的大手都插进了李可的阴道里,他 的手在李可的阴道里变掌变拳,来回地抽插着,在李可的淫水的润滑下发出「吱 吱」的声音。

突然听见李可「啊」的一声,一股阴精射在了厨师的手上。厨师没有丝毫的 停顿,他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将手握成拳头,以最大的方式拔出了李可的阴道, 只听「啵」的一声,厨师沾满了淫液的拳头拔出了李可的阴道。厨师没有迟疑, 他立刻将一根手指头插入了李可高潮中淫水横流的蜜穴,果然,紧紧包裹着他食 指的李可的蜜穴印证了他的想法——极品啊!

厨师放下李可的双腿,将他的右手伸到李可的脸前,李可那可爱的鼻子动了 动,似乎闻到了自己淫水的味道,努力地睁开眼睛,从高潮的迷醉中返回。当她 看见厨师的右手时,她知道那上面的就是她的爱液,她伸出那娇小可爱的舌头, 轻轻的在舔舐着厨师的右手。

「我叫浪飞,干这行有十多年了,也算是从雪铃前时代(秀色界以雪铃的诞 生为秀色元年)的老人了,很久没遇到这样极品的肉畜了,我一定能用这完美的 肉畜做出你们终身难忘的美食。」浪飞看着李可那美丽的脸庞和此时露出的小女 人的可爱,微微笑着,好像是长辈对子女的溺爱,但熟悉他的人却知道,他这是 在看一块完美的肉。

「你是浪飞?」7班的余化突然站起来:「那个能做「天女散花」的神厨浪 飞?」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浪飞。

「那你怎么会在这个小饭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余化。

「你们?」浪飞。

「对,我们,你的崇拜者。我曾经有个梦想,是成为你那样的秀色厨神。」

余化。

「呵呵,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历史已经成为尘埃。未来却是不确定的,奇蹟 来自於未来,而不是历史。如果你够努力,我相信超越我不是困难。」说到这, 浪飞的眼中散发这一种透彻和清明:「有这样极品的肉畜,虽然只有一条,没办 法做「天女散花」,但是却可以做另外一道名菜,「出水芙蓉」。也许这是我此 生最后一次做这样的大菜了。」

「可是……」7班的王友小声道:「肉畜是她们三个。」把手指向了6班的 女孩。

浪飞:「&%!@¥#@#@¥……」

苏文,陈容,刘杏几人已经一丝不挂的站在了浪飞的面前。看着三女,浪飞 不禁皱了皱眉头。苏文皮肤很白,个子也不矮,大概有一米六七,胸前的乳房更 是呈美丽的半圆形。她的乳房乳形很美,虽然有着d 的罩杯但是却一点也不下垂, 同时也跟着苏文害怕的身躯微微颤抖着,乳头已经充血立起,粉红色的乳尖让人 遐想。同时她的一对乳房还自然的形成了一条乳沟。用七班某些人的话来说就是 :“平时一个瘦瘦弱弱文文静静的小女生竟然如此雄伟,真是人不可貌相,乳不 可目量啊。”这么漂亮的乳房,本来说做菜是很好的,但是却让浪飞很不满意, 因为苏文的相貌虽然说不上丑,但却也不美丽,属于比较一般的女孩子。更让浪 飞不满的是苏文的身材相当的糟糕,两条腿虽然长,但离修长这个美好的词语差 距有点大,因为苏文的腿比较瘦,有点皮包骨头的感觉,而且苏文的屁股也很平, 身体其他地方也很瘦,基本上都能看到骨头。“真是精华都到奶子里去了。”浪 飞心底暗自下了一个评语。陈荣比起苏文来就好很多,但是也算不上美女,各方 面也是平平。让以往宰惯了美女的浪飞很是不屑。当浪飞看到刘杏的时候,眼神 才渐渐露出满意的神情,瓜子脸,大眼睛,圆润的身体,丰乳、倩腰、翘臀、美 腿,的确是美女中的上品。看到这里,浪飞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如果你让我满意的话,我不介意拿出我的拿手活,并且这次饭钱免了。” 浪飞说出这句话,眼睛却是看着李可,后者意会着爬向浪飞,用小嘴含住了浪飞 的阴茎,并且在后面浪飞做菜的过程中一直帮浪飞口交。浪飞走动时候李可也跟 着爬动,却没有一点阻碍浪飞的行动。

浪飞把苏文在雪玲上安放好,将她的双手双脚固定住,然后让雪玲把苏文调 节成面朝地面的样子,让她那双丰满的乳房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自然下垂。浪飞 用手拍拍苏文的脸,说道:“小肉畜,要开始了。”没等苏文回答,浪飞从旁边 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水桶那用手舀了点水,抹在苏文的乳房上。此时,浪飞 发现苏文的乳房微微的发热,原来要被屠宰的恐惧和一些幻想让苏文的性欲慢慢 的提升,性器官开始充血。浪飞突然一巴掌拍向苏文的脸:“贱货,要被宰了还 会兴奋,你他妈的兴奋什么。”说完又是一巴掌打向苏文。苏文一下被打懵了, 性欲也一下子消失,充血的性器官也慢慢回复原样。不仅苏文懵了,在座的众人 也懵了:屠宰肉畜不是肉畜越兴奋肉质越嫩么?为什么……在众人还没想明白的 时候,浪飞动了。说时迟那时快,浪飞拿起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一把刀(估计是雪 玲幻化的),贴着苏文的胸骨将那一对美丽的乳房完整的切了下来。当苏文的乳 房完整的落到浪飞的手里好一会的时候,苏文才发出一连串的惨叫。因为没有兴 奋,所以疼痛更加疼痛。浪飞把苏文的乳房用绳子绑住乳头,吊了起来,让乳房 中的血慢慢流出来,然后点了一支烟,饶有兴致的看着挣扎中的苏文。过了半响, 浪飞转过头对一众愣了半天的学生们说:“我要做的这道菜,乳房内的血越少越 好,所以就不能让她兴奋了。”重任恍然大悟,却也心底暗自惊心:“这人根本 没把女人当人看,6 班的女生有难了。”而浪飞在众人恍然大悟的申请中,按下 了一个按键,雪玲斩断了苏文的脖子,随后把无头的躯体收入内部洗剥。

浪飞又把陈荣挂了起来,然后对着胯下的李可嘿嘿一笑,说道:“我让你见 识一点好完的。”然后浪飞把陈荣的长发盘起,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棱锥 形的尖头长条,调整到陈荣背对着自己,然后对着陈荣的脖子比划了一下,用那 条长条的东西从陈荣的枕骨大孔猛的插了进去。只听陈荣大叫一声却又戛然而止。 浪飞将长条先是左右摆动,完全横断了陈荣的脊髓,然后向上插入陈荣的脑室捣 毁了脑干上部,又向下插入脊柱内捣毁脑干下部。浪飞昨晚后拔出长条,陈荣的 伤口没出什么学,可见浪飞以前不知道干过多少次了。浪飞又把陈荣调节到面对 自己,看着陈荣扑闪着带着泪光的渐渐失去神彩的眼睛和一张一合的嘴,浪飞又 嘿嘿一笑,又找出一把刀,划开陈荣颈部的皮肤,在左侧找到了左颈总动脉,用 雪玲的特殊功能封闭切断后,砍下了陈荣的头。然后对着一干摸不着头脑的学生 们,用刀划开了陈荣的胸腔,待众人凑上来看才发现,陈荣的心脏还在顽强的跳 动,有好事的翻开隔膜,发现陈荣的灰青色的肠子还在蠕动。看着以崇拜眼神望 着自己的一干人等,浪飞抱着手,一副“你想知道么,但我就不告诉你”的欠扁 的表情。随后,陈荣的身体也被拿下去洗剥。

轮到刘杏了,浪飞终于用上了普通的手法,在从肛门抽去内脏后,刘杏的身 躯显得更完美了。浪飞用针缝合好刘杏的肛门后,从刘杏的嘴巴里灌入用苏文和 陈荣熬成的汤,然后打开刘杏的小嘴,用一个钩子钩住刘杏的上腭,拿去烤了。

就在大家等待的时候,浪飞拿出一个盘子,里面就是苏文的乳房,在众人不 解的目光中,浪飞按下一个按钮,霎时间一道道红色的东西从乳头涌出。“这道 菜叫做极地火山,做法是用完美的乳房均匀的注入蜂蜜,然后用蜂蜜来争,这样 可以让蜂蜜在乳房上覆盖起一层像冰一样的东西,然后拿进冰柜冰一段时间,再 在乳房上撒上刨冰,然后用雪玲的变形功能变成的盘子装上,用一根针插入到乳 房中,然后喷出来的是热的草莓酱。”说完,浪飞切开一个乳房,乳房中心也有 一团草莓酱,就像火山一样。就在众人将那对乳房抢食干净的时候,刘杏也考好 了。因为刘杏用的是北京烤鸭的做法,所以一对乳房被切下来片成片给一干人等 中地位最高的人,而身上的皮也被片下来,而肉则被拿来煮稀饭和炒菜……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碧血丹青 于 2011-1-7 23:28 编辑 ]